当北京遭遇马尼拉,一场2.4亿的爱情猎杀骗局

浏览量:16 次

据初步统计,“杀猪盘”涉案金额超过2亿元,受害者遍布全国,以一线城市为主,其中不乏高学历、高收入青年。大大小小的网络交友平台早已被诈骗分子渗透,防不胜防。

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杨倩   编辑|刘宇翔   头图来源|全景网

 

5月1日,去公安局报案后,路遥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立案结果。过去7天,对他来说如此漫长。

158万元被某交友APP上认识的“女友”骗走,路遥已经负债累累,而至今他都还没有见过“女友”。前几天,他才醒悟过来,自己是入了“杀猪盘”的局。一时间,路遥从情感、理智上都难以接受,眼神空洞,万念俱灰。

事实上,路遥的经历并不是个案,仅在北京就有70多名受害者组建了一个群,其中不少都是高学历、高收入群体,遍布各个行业,甚至有在读博士、老师。受害者的名单还在不断增加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5月7日,全国已有近千人被骗,受害者主要以一线城市白领为主,涉案金额超过2.4亿,人均被骗26万。

臭名昭著的“杀猪盘”,是由远在东南亚的犯罪分子团伙作案。他们在各个婚恋交友平台上广撒网,把单身男女、同性恋者、离异人士等人士当作“猎物”,通过建立恋爱关系取得信任,继而诱导他们“理财投资”,利用爱情的盲目,引诱对方把钱汇入博彩网站,榨干受害者的钱财,受害者损失轻则数万元,重则上百万元。

一场损失158万的“精神恋爱”

我们决定完整讲述这个故事。

“大龄剩男”85后路遥是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,名校毕业、从业多年,虽然年纪不小了,感情经历却十分单纯,一直憧憬着遇到完美恋人。

因为交际圈窄、性格内向,他下载了多个交友APP。今年3月中旬,他在某婚恋交友软件认识了一个女孩“采薇”。从简介来看,采薇是个白富美,他随手点了一个赞,没想到采薇很快私信留言,“有空可以加下我微信”。

加了微信之后,采薇每天主动找他聊天,热情爽朗,说自己来自东北,在北京创业开了一家服装店,京户、已购车。采薇有着靓丽的外形,沟通善解人意,时不时还唱情歌,让路遥放下防备,燃起了对爱情的期待。

聊天不断升温。第四天,采薇透露自己有个理财的小爱好,可以赚点小钱,问他愿不愿意陪自己玩。一开始路遥是拒绝的,表示有点类似赌博,应该尽量远离。采薇抱怨,“连这点爱好都不陪我玩,白期待了”。

路遥不想放弃来之不易的缘分,无奈之下答应了。打开采薇发来的网站链接,是一个澳门字样开头的彩票网站,规则异常复杂,采薇说可以带着路遥玩,让他先注册。采薇让路遥充了521元,一个浪漫的数字。

没想到,这是路遥“噩梦的开始”。

第一天玩了几局,每次都是在采薇的指导下投注,采薇说什么,路遥就买什么。不过每次只能赚几毛钱。采薇随后让路遥充到了3344(生生世世),想要看到爱情的诚意。路遥充了之后,在采薇的指导下,赚了几百块,并且成功提现。采薇说,看,这个平台是靠谱的。随后,采薇说,为了赚我们去旅游的钱,我想看到你的13142(一生一世爱)。

一天后,采薇发来一大段文字,描述未来的美好,提到要一起积累共同的小金库,买房、周游世界,“对现在的你来说213344(爱你生生世世)有点为难,充个131421(一生一世爱你),我们一起赚到213344(爱你生生世世)。”然后她告诉路遥,自己已经充好了131421,发来截图,就等着他了。路遥被击中心房,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期待,充到了131421(一生一世爱你)。

但接下来几次投注让路遥乱了心智,操作几笔后,账户从13万输到了5万。此时采薇说,她叔叔来帮忙,一定能赚钱。叔叔跟网站内部人士熟识,他的操作,赢的概率很高,账户很快暴涨到43万。此时路遥想收手,但采薇依然执著再来一把。路遥不情愿地投了,没想到几分钟后,结果出来,“未中奖”,账户余额变为零。

路遥一时气急败坏。采薇安慰他说,“你看到叔叔的实力了,从5万到43万,叔叔一定能帮我们赢回来。但我们没有本金了。叔叔说20万绝对没问题,20万能赚到40万,不止能把之前亏的赚回来,还能赚更多。”为了回本,路遥满怀希望贷款了20万充值。然而,一番操作后,20万竟然在10来分钟内就化为泡影了。

两天之间,33万打了水漂。路遥想收手,但采薇不依不饶,用着急气愤的语气说,“一年收入没了,我一定想办法把钱赚回来,你放心吧。别急,我找叔叔想想办法。”之后,叔叔发来的聊天截图显示,可以利用内部漏洞刷流水,返现50%。采薇执意要刷流水,并且表示自己已经去借钱了。路遥虽然不情愿,但还是与“挚爱”一起踏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采薇告诉他,流水账号是绑定的,启动流水需要各自充10万资金,必须在当天晚上12点之前打到账户里,此时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。突入而来的情况,措手不及,两人最终没有在12点之前充够10万。第二天,叔叔说,需要保住流水,操作产生的流水共计280万,也就是说按照10%的解冻资金,需要各自充值28万,限2天时间。在紧迫的时间下,路遥来不及多想,只想要回之前的钱。于是紧急向亲友借了28万,充到了平台里。

他本以为这一切可以结束,没想到,这只是开始。

因为路遥之前对规则不熟悉,每次操作都是截图按照采薇的指示进行。但这次刷流水,是一分钟一期,2个人来回沟通十分不便。于是路遥干脆把帐号密码给她了,但蹊跷的是,每次刷流水操作都不成功,不是少买了几期,就是买错了金额,最终导致刷流水失败。采薇发来一个哭的表情,埋怨说,一个人刷两个账号刷不过来,错了在所难免。刷错了必须弥补数据。由于连续3次操作失败,今天充10万,明天充20万,雪球越滚越大。而每次采薇都会提前充好,等着他充钱。已经投入的钱,以及诱人的返现,让路遥无路可退,越陷越深。

为了在短时限内凑够多次弥补的资金,他找了40多家网贷,跑了20多家银行和中介,高利贷也在所不惜,找遍了家人、亲戚、朋友。

因为时间紧迫,采薇不断催促,此时路遥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——找钱,神经高度紧绷,每天连饭也只扒拉几口。

路遥几度放弃,但采薇说:“我一个女人都这么坚强努力找钱,你一个大男人就这么认输么?我的男人可不是这样认输的。”

彼时头脑发热的路遥疯了一样四处借贷,不惜毁掉自己的征信。

好不容易不断凑够了资金,以为一切都可以结束。但过了几天又出意外了,采薇说平台联系人换了,刷流水操作被大数据异常检测系统识别了,所有流水将被冻结。此时流水刷到了880多万,能提现50%,解冻需要注入10%,也就是44万,而且要在12点到凌晨2点之间操作,才能规避大数据系统。

此时,路遥的征信已毁,唯一的渠道就是网贷了,最快也要到5月底才能发放。路遥想放弃了,说我只要你,钱我不要了。采薇说,“不行,我必须拿回钱,我已经把我的服装店卖了,我凑够了44万,我还给平台2万的好处费。你的44万可以分几笔交,本周五充10万,下周一凑够一半20万,之后每周一凑1万,保证数据不间断,直到把剩余的钱一次充完。这样操作,我们可以拿到440万。”

这时候路遥手里除了负债,只有吃饭的100块钱,他真的想收手了。采薇用哭泣的语气说:“你可以不投,但是你会失去我,拿不到钱,我也不想活了。”然后采薇把从认识第一天开始,整整一个月的日记截图发给路遥看。路遥看到了点点滴滴的细节,再想到采薇把赖以生存的店都卖了,很感动,觉得这个女孩是真心的,路遥再一次动摇了。

于是,路遥以断绝亲情关系来要挟,逼迫家人再度投入了20万。而这些钱,是父母留着看病养老的最后一笔钱,40多年的积蓄,一时间化为乌有。

短时间大量金钱的投入,让路遥扛不住了。家底已经掏空,贷款能贷的都贷了,亲戚朋友的钱也还不上,一切仿佛站在悬崖边上,“再走一步真的万劫不复,资不抵债,所有贷款逾期,一生信用尽毁,父母有可能家破人亡”。这时候,路遥总计负债158万,网络高利贷共计近10万,利息高达36%。就算不还外面借来的钱,每月月还款要3万。加上房租,日常开销,路遥已经月光。

然而,此时路遥仍然执迷不悟,对这个女孩还存有最后一丝幻想,因为采薇说五一可以见面的。之前采薇总是推三阻四不见面,理由是想要一个完美的约会,现在正在为了找钱焦虑,见面肯定很尴尬,不希望第一次见面就这样。然而五一前一天,采薇突然说洗完澡就来大姨妈,肚子疼。

怎么偏偏这么巧?路遥的怀疑开始放大,“是不是入了所谓的套?”恰好看到朋友圈里转发的文章提到东南亚骗局,他小心翼翼搜了一下这个关键词,“杀猪盘”几个字映入眼帘,看了相关报道,他全身的汗毛都倒立起来,套路大同小异。意识到自己真的被骗了,路遥整个人都在颤抖,疯狂搜相关报道、受害者,加入了受害者的群。

来源:被访者供图

路遥跟群主说了自己的经历,群主告诉他,肯定是被骗了。之所以每天上午见不到骗子,是因为上午要集体分析人性,骗子上班时间是下午12点到晚上10点,骗术都是先充钱,赚点小钱,尝到甜头,然后从理财升级到刷流水,一直到榨干所有的钱,之后,拉黑消失不见。

路遥听完全身发麻,暂时剥离了感情因素后,终于恢复了理智,他分析之前的点点滴滴,利用自身互联网的技术,搜索着美丽倩影照片背后的蛛丝马迹。路遥发现其实骗子漏洞百出,只是自己一厢情愿选择相信骗子:发来的小视频里,嘴形和语音不符合,明显是后期加工的,骗子说是软件的问题;发色不对,头像是橘黄色,视频中是黑色,骗子说是光线问题。当初加的婚恋社交软件,和自己在北京的距离是2670km,在地图测距后,发现与菲律宾北部吻合,而菲律宾就是网上博彩中心。随后他发现,采薇的头像是一家医院的微整形模特的照片。

看到这一切,路遥悔恨不已。骗子如同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,早已摸透了他的脾气,因此十分强势逼迫他,完全牵着他的鼻子走。而骗子朋友圈所展示的,包括头像、视频、照片,其实都是假的。淘宝上直接搜“朋友圈展示面”,类似的高逼格美女、帅哥、网红素材一应俱全,不到20块钱就能买到。

接下来,等待路遥的是长达七年的还款路。先还高利贷,分36期,一个月3万多,月光,预计还三年。欠亲戚朋友的钱,又是两年。父母的只能放在最后还了。这样,路遥在七年后的四十岁,就可以跟当初二十五岁一样,没有债务,从零开始。

现在,路遥尝试刻意遗忘这件事情,却难以做到,一想到就剧烈头痛。他经常注意力涣散,陷入长久的发呆状态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经常在电视上嘲笑被骗的人太傻太天真的自己,有一天也会变成其中的一员。

早日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成为他最大的心愿,“我就想看看骗子的真面目,不管抠脚大汉还是大妈,我想要看到他们进监狱的那一天。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,避免遭受如此惨痛经历。”

防不胜防的骗局

在所有已知的受害者里,路遥并不是被骗金额最大的一位,甚至有被骗800万的受害者,不过来自其他受害者的经历也大同小异:

90后伊文,在一号媒婆被骗了60万;某证券公司职员蓝帆,在Blued上被骗了62万;25岁的安宁,在Soul上被骗13万,包括自己的积蓄5万,借款8万;28岁的米丽在世纪佳缘被骗54万,其中大部分都是通过信用卡、微粒贷、360贷各种网络平台借贷。

2019年的大年三十,伊文终身难忘。她在警察局度过了一天,只因惊觉自己被一号媒婆上认识的网恋对象骗了60万,匆忙跑去报案。

90后伊文收入颇丰,才貌俱佳,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遇到Mr.Right。

2017年底,在一个高端饭局上,伊文听说了一号媒婆这个APP,当时朋友随口一说,提到这是一款刚拿到投资的APP,有徐小平等投资圈人士背书,玩法也比较新颖。而且饭局里有人声称就是在这个APP上遇了真爱,已经谈了快一年了。伊文默默留意,很快下载并注册了,但之后因为工作忙碌而卸载了。

来源:被访者供图

2018年底,马上奔三的她,面对家人的逼婚和北漂的困境,就很想尽快找个另一半成家。她突然想起了一号媒婆,于是重新下载。她在这里认识了两位“优秀男青年”。

然而,没想到的是,他们都是骗子。

第一个骗子名字叫“曾经沧海”,照片阳光帅气,热爱健身,自己创业。正是伊文喜欢的类型。当然,伊文早已把自己的喜好展现在自己的页面了。

伊文一开始不敢相信,这么帅气的男生竟然会喜欢看起来有些平凡的自己,“你很优秀,很独立,一个女孩子这么努力。我希望可以帮到你,不想让你太辛苦”,“曾经沧海”各种甜言蜜语,哄得伊文很开心,然后不经意地提到,“我有个赚钱的小秘诀,带你每天玩七星,赚点口红钱吧。”

伊文一开始很不屑,后来经不住哄,尝试了一下,原来是个网络彩票软件“七星彩”,只能通过骗子发来的二维码下载。第一次投入300块,赚了30块。骗子继续趁热打铁,“300只是小打小闹,不如多投一点,3万或者30万可以赚更多。”当时伊文有疑心,担心是骗子,曾经沧海很快破口大骂,说伊文侮辱了他。把曾经沧海删掉之后,伊文又有点后悔是不是真的冤枉了他,害怕错失优质男生。

很快又有一名创业者A主动搭讪,同样热爱健身。虽然没有上一个那么帅,那么贴心,但是形象阳光,博取了伊文的好感。问他平时做什么,说玩七星。而问到七星是什么,A保持沉默,卖起了关子,后来问了好几次,都不说。伊文很好奇,为什么这两个人都玩七星,七星是不是真的挺好的?转念一想,又把“曾经沧海”加回来,想把两个人做一下比较。A发来一些文章,说七星彩是腾讯认证的平台,让伊文放下了怀疑。在A的鼓动下,第一次就投了10万,结果亏得血本无归。A反倒说她智商低,不会玩。为了赌气,继续追加,结果又亏了。伊文被自己的贪欲控制,越玩越大,总想翻盘,后来陆续投了50万。

大年三十,伊文幡然醒悟是不是被骗了,但根本搜不到平台的相关报道,搜索“北京幸运28”“加拿大幸运28”才看到很多受骗者的相似经历,她很快跑到警察局报案。但当初的APP已经无法打开,缺失有力证据,案件陷入停滞状态。骗子也不知所踪。

事到如今,伊文后悔当初太着急结婚,一心想找个理想中的恋人,有房有车、多金帅气,没想到反倒被骗子利用。这笔损失的钱可以再赚回来,但伊文对婚姻和感情的信任已经完全破碎。

如今,因为被多次举报,一号媒婆已经从AppStore下架。

情感需求是这些年轻人成为猎物最大的弱点。比如,一开始蓝帆对骗子B没有兴趣,但B每天主动和他聊天,因为太孤单,蓝帆跟这个人越聊越深。后来B提出要确定关系,打动了蓝帆。

在两个月期间,蓝帆一直有疑心。B每次都是理直气壮,“我为你好,你还这样”,让蓝帆觉得很愧疚。B还说,“你是我最信任的人,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,不要跟别人说,否则我很生气。”

以关系来要挟,被情感绑架的年轻人们,于是沦为任“屠夫”宰割的猪,直到最后一滴血被榨干方才醒悟。

从这些年轻人的经历来看,除了伸向世纪佳缘、百合、陌陌、探探、Blued等知名度较高的平台,还渗透了花田、一号媒婆、Soul等小众APP。

目前,据北京受害者群主冰冰初步统计,截至5月5日,全国已有近千人被骗,受害者主要以一线城市白领为主,涉案金额超过2.4亿。

来源:被访者供图

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“杀猪盘”势力正在变得越来越猖狂。据北京受害者群主冰冰介绍,近期入群的受害者损失数字正在变得越来越大,骗子的套路也不断升级。

实际上,骗子总有露马脚之处,只不过掌控了人性弱点,遇上情感寂寞、渴望婚姻的都市男女,才能够屡屡得手。而另一方面,交友APP的平台背书、便捷渠道,无形中被骗子利用,将罪恶成几何级数放大。

一些婚介平台在客观上已经沦为犯罪分子的“围猎场”,而平台的实名认证、身份证核实对于防范骗子来说,多少显得很无力。

世纪佳缘公关总监董世彪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通常,骗子在平台撒网,继而诱导受害者脱离平台实施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,超出了平台的监管范围。但如果说把所有留下微信、QQ的用户都做标记预警,又存在大范围“误杀”的可能,因为对更多用户只能基于善意沟通。

在犯罪分子筛查方面,世纪佳缘表示会配合警方提供相应的数据和材料。但在事前认证方面,监控难度很大。平台会对用户信息审核做最大程度的保证,鼓励真诚交友,只是骗子会利用精心编织的形象蒙混过关,手机号、身份证都可以造假。“防不胜防,更多是不断提示和教育用户增强自我防范意识。如果有人跟你说能挣钱,希望用户第一时间反馈给平台。”

因此,婚介平台上会有大量安全提示信息,例如开屏信息提示用户注意防范、平台内交流页面会不断弹出提示信息,尤其在未见面情况下不要发生财务往来,各种信息敏感词也会触发警报机制。

“互联网屠宰场”未落幕

这些看起来地域分散、毫无关联的个案,指向了集中在东南亚专门从事情感宰割的博彩黑产业链。

在当地博彩合法区的庇护下,犯罪集团精心包装为互联网公司,风险低、利润高,还从大陆高薪招聘员工,形成产业化集团。据透露,一笔300万的收入可以提成80万,诈骗从业者甚至不乏未成年人。

盘踞在东南亚的网络博彩群体,很多都是中国人。

曾接近过这一群体的匿名人士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福建等地一些人前往东南亚靠网络博彩淘金,“他们说在那边博彩是合法的,有人罩,这两年赚了不少钱,回来就盖别墅买豪车,一个县城甚至都有了豪车专卖店。山区那边的人干这行的比较多。”

他们辗转于东南亚诸国,从柬埔寨、泰国到菲律宾,最终在菲律宾形成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,昼伏夜出,当黄昏来临正是他们“上班”的时候,一直到凌晨。他们在异国他乡封闭的环境里,很少与当地人接触,而是在网络上伺机“猎杀”同胞。

为了“开展业务”,这些博彩公司在国内网络上大量散布招聘启事,以豪华的办公环境和丰厚的薪资招揽国内的年轻人。其中就包括专门引诱人“入围”的“推广员”,对“推广员”并无外语要求,因为公司基本都是中国人,所要求的只是“普通话口语交流通顺、流利、善于沟通、积极热爱工作、有良好的沟通技巧和说服力,喜欢网聊、善于沟通。”

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这些网络博彩公司对员工的管理规定里都有一条:禁止赌博。

来源:被访者供图

这些博彩公司的招聘启事,看似工作很高大上,实际却并非如此。

据一名进入马尼拉一家博彩公司的网友透露,公司环境其实没有招聘广告里的那么光鲜,饮食差,住宿环境也很差。推广员一进公司护照被没收,在试用期时的薪资一般是6000-7000的底薪+提成,一年下来,底薪涨幅在10K-12K不等,上班时间则在10-12小时,月休一般是1到2天,提成无上限。工资还会每个月扣1000,押6个月,一年后才全返。

护照被没收,擅自离职就必须交一大笔赔偿金,很多从大陆来的员工只好在这个封闭的环境下继续“工作”。

无论对受害者,还是对大陆过来的员工来说,这些博彩公司都成了一个走不出的深渊,在菲律宾博彩公司工作过的人士都不愿接受采访,他们的朋友圈,满是不知何时归国的感叹。

无人知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结局,虽然在菲律宾持有牌照的公司可以从事博彩以及网络博彩,然而一旦他们回国,却会遭到法律的制裁。

4月17日,晋江警方捣毁了一个藏身于缅甸的跨国诈骗团伙,10名涉案嫌疑人在回乡祭祖时,已全数被刑拘,暂扣资金114万元。但一场雷霆“湄公河行动”却不知何时能到来。

“猎杀”路遥、伊文的人并不在该团伙,他们或许至今还潜伏在菲律宾某处,隐藏在一个个靓丽的头像背后,准备“猎杀”下一个“猎物”。

而那边的“猎手”也不过是某家博彩公司的“推广员”,他也惶惶不知归宿。

(路遥、伊文、米丽、蓝帆、冰冰、安宁、采薇、A、B均为化名)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当北京遭遇马尼拉,一场2.4亿的爱情猎杀骗局